北京时间2009年11月4日,沈阳赌球集团落网。中国足坛也许会从这个事件拉开新一轮反赌风暴。但回顾中国足球16年的职业联赛,每到联赛保级的关键时刻,很多比赛总能让球迷们看的一片茫然,其实从中国足球正式职业化的那一天起,足球就在中国足坛这个大环境中就已经不再单纯的是足球了,甲B五鼠,渝沈之战,一层又一层的黑幕被揭开了,但下面藏着的却是更令人吃惊的黑暗……

北京时间11月3日晚,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在中国足坛不胫而走,沈阳一个涉嫌操纵国内联赛的赌球团伙被警方抓获,目前警方手中掌握的事实是:多位国内足球圈人士涉嫌与赌博团伙合作,操纵国内联赛的比分从中获利,目前部分嫌疑人已经被警方带走进行调查。

而这次事件的背后隐含的积极意义更是令球迷为之一振,中国足球职业化16年来,每一年都会出现很多这样那样的“疑似”赌球案件,中国足球的大环境因此被搞的乌烟瘴气,球迷的大量流失也就无可避免,因为调查取证上的难度,关于赌球案总是抓的少放的多,类似全国性的反赌行动,这还是第一次……【详细】

如此关键的比赛,如此不寻常的比分,其中的利害关系一目了然。在彻底调查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中国足协作出重罚,不仅当事球队全部无法升入甲A,这五支俱乐部还接到了接下来两年的转会,引入球员方面的禁令,至于重犯四川绵阳更是直接被取消了参加甲级联赛的资格,这也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起被确认并且受到处罚的假球案件……【详细】

1999年联赛最后一轮,沈阳海狮客场挑战重庆隆鑫,这是一场涉及到沈阳队保级前景的关键比赛。重庆隆鑫上半时先攻入一球,可中场休息过后两队迟迟不肯出场比赛,这导致整场比赛足足推迟了10分钟才宣告结束,正是在其他比赛全部结束的这10分钟之内,沈阳海狮队攻入制胜一球,并将广州松日队送进了甲B,从头到尾这场比赛都假的不能再假,但中国足协在进行了全面调查之后将其定性为消极比赛而不是假球,只是对两支涉案球队进行了罚款处理。

这场比赛可以说是中国足坛假球案的鼻祖了,更令人吃惊的是,9年之后居然有当事人站出来说出了一切:从重庆隆鑫向深圳开价300万不成功,到中场休息拒收黑钱的李章洙怒斥队员,再到外援保罗坦诚:“有被欺骗的感觉”,甚至连重庆球员造假成功回宿舍收钱的细节都历历在目……【详细】

赵志鹏,一个辽足历史上永远无法回避的名字。2007年底辽宁广原俱乐部在新加坡联赛中爆出假球丑闻,新加坡足协彻查此案之后发现辽足多名管理者和队员涉及假球,这其中涉及到的广原俱乐部总经理王鑫在东窗事发的第一时间就弃保潜逃不知所踪,留下7名辽足队员在新加坡接受审判。据新加坡媒体报道王鑫是新联赛成立11年来第一位涉嫌赌博的总经理,如此丑闻确实令中国足坛蒙羞。

最终赵志鹏承认自己收了4000新币打了3场假球,他是想通过坦白获得宽恕,好回国完成婚礼。但在新加坡的法律当中参与赌球是相当严重的罪行,有关条文的处罚最高可达到罚款10万元,入狱最长5年,或两者并罚,鉴于赵志鹏的主动坦白,最终他被判入狱7个月,不仅无法完成婚礼,甚至连自己的整个足球生涯都因此受到了重大的威胁……【详细】

2005年10月,比利时足球甲级联赛爆出赌球丑闻,一直以来比利时足球联赛就是欧洲各大职业联赛当中的一片净土,所以此次案发给比利时足坛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随着警方的调查,一名叫做叶泽云的中国商人进入了他们的视野,从03-04赛季开始,叶泽云一直都在欧洲足坛抛头露面,他通过代理人购入了芬兰超级联赛阿里安斯俱乐部90%的股份,随后一场比赛中这支球队换上了6名来自比利时的新面孔,随即就以0-8惨败对手,这或许就是叶泽云开始浮出水面的真正原因,而且通过比利时警方的调查,叶泽云还涉嫌在比利时甲级联赛的多场比赛中收买球员,通过操纵比分从中获利。

此后传出过各种流言,甚至有比利时媒体称叶泽云已被黑社会谋杀,但06年5月8日,叶泽云却通过自己在巴黎的律师向《队报》发表声明,称自己和比利时的赌球案没有任何关系,当然他是不会选择到比利时亲自澄清的,但不管怎么说,比利时足球史上最令人震惊的赌球案中,都已经有了一个肮脏的中国人的名字……【详细】

刘建生在辽足圈子里被称为老六,04年他出现涉毒丑闻之后,很快赌球的问题也被揪了出来,当时刘建生曾经秘密找了辽宁省体育局的一些领导将赌球的责任推卸出去了,但两年之后又是涉毒,又是涉嫌,刘建生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推脱责任了。据说警方在查处该案的时候缴获了一部电脑,上面全是各种各样的赌博网站,嫌犯携带的通讯录上还有数十名辽足球员和教练的电话,这让人不得不产生赌球的联想,但最终,刘建生仅仅被带到戒毒所强制戒毒三个月。警方表示自始至终都没有询问刘建生任何关于赌球的问题,虽然现场查获到了一些证据,但还不足以证明他和赌球案有什么关系。很难想像最终得出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论……【详细】

2009年1月19日,一起涉案金额高达66亿,涉案人员足足20人的赌博案在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经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查明,从2006年8月至2008年5月间,被告人钱葆春、邹军等人利用掌握的境外赌博网站账号,合伙担任“太阳城”、“克拉克”等在线赌博网站的代理人,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发展下级代理人或者会员参赌,短短两年时间内,这批人手中的投注资金猛增到66亿元,他们也从中非法收益数百万。

网络赌博是近年来新生的一种赌博方式,他们多采用一种“金字塔”式的运行结构,赌球者总是处于网络赌球“金字塔”中的下级平台,根本看不到上级平台的情况。正是利用这样的信息不对称,赌博公司可轻而易举地开出利于“庄家”的盘口、赔率,做到稳赚不赔。这起赌博案的爆出也对中国足坛目前的环境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2009年9月2日,中甲青岛海利丰队客场挑战四川队,全场比赛的结果是海利丰队3-0获胜,但在这场比赛中却有太多让人看不明白的细节,有现场目击者表示,在比赛还有85分钟结束时青岛队的杜斌被换上场,就在他上场之前先接了一个电话。随后他向身旁的队友嚷嚷着,像似传递着某些信息,于是接下来的比赛里青岛队倾巢而出,疯狂进攻,连续5分钟的狂攻未果,他们居然开始朝着自家球门吊射,据现场四川球员表示他们在场上不断听到对手有球员大呼着“还要再进一个,否则就要输了”、“放一个给他们”之类的话语,这些诡异的现象应该怎么解释呢?

答案很简单,一个字,赌。青岛队之所以不顾一切的想要进球,就是为了让全场进球达到4个,这样一来那些在博彩网站买大球的人就会从中受益,毕竟青岛队当时保级无忧,打打假球赚赚钱才是正道。只可惜他们已经赌的连假球都不会踢了,最终只赢走一般的奖金?……【详细】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